長江商報消息 ■本報評論員 熊志
  自前日凌晨2時40分,馬來西亞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77-200客機在執行MH370航班吉隆坡-北京航線任務途中“失聯”開始,機上包括154名中國人在內的227名乘客、12名機組人員隨機下落不明已超過48小時。目前,中國、馬來西亞、越南等至少十國已派出至少25架飛機和40艘艦船,在可疑海域展開搜救。
  等待奇跡出現的人們,不只包括失聯者的親屬朋友,還有無數與他們呼吸同一片空氣、焦灼地關註著事件進展的普通民眾。與這種社會關切對應的,是來自國家層面的跟進。不管是習近平總書記和李克強總理對失聯事件及時批示,還是外交部長王毅中斷外交部記者會,趕回外交部處理馬來西亞航空事件,都體現出一個國家對公民生命應有規格的重視。
  在廣泛關註引發的巨大信息需求上,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的報道機制如人心弦般緊繃,體現在信息的披露上,便是事件最新動態一經相關方發佈,便在分秒之間由媒體報道出來。以網絡為載體的新媒體,在重要相關信息的發佈中更加靈活而又迅捷,讓關註者能第一時間掌握事件最新進展。而且,這種以直播形式呈現出來的媒體報道,使得事件相關方的應對和處理更加透明,為監督提供了便利,也讓應急工作中的瑕疵能夠得到實時呈現,並儘快予以糾正。
  但是客機失聯事件至今,能夠確定的信息不多。比如在搜救動態上,真正可靠的信息來源,除了馬航官方以及前往可疑地點搜救的隊伍外,其實鮮有他途。也因此,一些未經確證的小道消息依舊漫天飛揚,比如“飛機在越南南部山區墜毀”,又或者稱“越通社稱MH370航班被執行搜救任務的菲律賓海事船發現”,等等。不少杜撰性質的信息,在具有自凈能力的微博上很快被證偽,但在其發佈伊始,它們通過各類自媒體的轉述和傳播,一度使得不少圍觀者深信不疑,並短暫地製造出各種不同的反應和情緒。
  事後看來,越南城市Naming被誤讀成南寧的錯誤可謂低級,在一種緊張的氛圍中這種低級錯誤並未及時識別,媒體尤其是新媒體很難不被質疑。得益於及時自凈,因搶時間而屢屢出錯的新媒體,包括傳統媒體的官微,能夠迅速糾正錯誤,但是重大突發事件中的這種傳播報道機制,已經清楚地展現出傳統媒體和新媒體各自的缺陷。尤其是在此次馬航客機失聯事件中,在馬來西亞政府和馬來西亞航空公司這兩大重要信源之間,尚且呈現出一些相互不一致甚至矛盾的地方,如果媒體片面強調信息的發佈速度,而缺少對信息必要的檢索與確證程序,出現謬誤在所難免。
  實際上,這種缺陷何止是在信息呈現上的疏漏?比如,現在有不少人反思,在事實不清的基礎上過度的煽情與渲染是否必要?還有,當媒體架起的長槍短炮以近乎逼視的勢態試圖從失聯者家屬身上索取新聞價值時,這種不專業、不人性的操作是否會構成二次傷害?這些有關新聞倫理的追問,都直接指向媒體報道與公民隱私的平衡、信息發佈速度與準確性的平衡等媒介操作無法迴避的原則性問題。類似災難事件引發的爭論,不是此次才有,當成為反思新聞倫理以及健全突發事件報道機制的重要由頭。
  在這失聯後的第三個清晨,我們和所有人一樣,繼續關註救援,期盼奇跡的發生。而肩負信息披露之職的媒體,有義務對信息呈現中的種種誤區作出思考,而非在功利化的新聞觀中與新聞倫理“失聯”。  (原標題:馬航客機失聯 新聞倫理不應“失聯”)
創作者介紹

rnkafloy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